bg娱乐-bg娱乐官网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103人参与 |  2020年03月17日 19:05|  作者:   |  评论:0
  摘要  

...

海洋面积大约占地球总面积的71%,是地球气候的调节器,也是地球生态平衡的重要一环。但是近些年,海洋退化问题日益突出,海洋生态被破坏的新闻也频频出现,诸如“一只仅手掌大小的乌龟,总共吃了104块塑料”、“一口海水中有四百多颗塑料微粒”,令人触目惊心,保护海洋生态迫在眉睫。2月21日,DIGIX TALK《海洋保育,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在华为视频和滔客说APP上线,深圳海洋图书馆馆长、海洋作家白小刺分享发人深省的海洋保护见闻,讲述海洋保育工作中令人触动的平凡故事。以下是他的演讲实录: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大家好,我是华为DIGIX TALK的演讲嘉宾白小刺。我的身份比较多元,但是目前,我把自己定位为一名海洋保育工作者。十年前,我的工作重心在摄影领域。作为一个摄影师,我拍过很多摄影项目:四百多个中国家庭,一百多个中国各地的政府大楼……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现在,我的身份从一个摄影师变成了海洋保育的工作者,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其中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2011年时,我成为了一名潜水员,看到了海底的世界,随后在2014年我们潜水员成立了一个海洋公益机构;第二个原因是,我婚后有了孩子,需要稳定下来,不能再四处游历。为了方便潜水,我在海边建了房子。很多朋友都有所疑问:深圳可以潜水的?我可以非常认真地告诉你们,深圳的海洋里面有珊瑚、还有鲸鱼,是一个非常适合潜水的地方。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图片上是鲸鱼的全家福,里面有体型很大的蓝鲸、抹香鲸、大翅鲸,也有体型很小的同属鲸鱼的海豚。我的孩子小时候问我:“爸爸你在海里面潜水会不会被鲸鱼吃掉啊?“他在为我的安全担心。我也很认真地回答他:”我们深圳的海里面已经没有大型的鲸鱼了,现在能看到的只有两种,中华白海豚和江豚。“江豚不应该是在长江里吗?很多朋友会有这个疑问。长江里面的是东亚江豚或者叫窄脊江豚,而海里面的江豚叫宽脊江豚,它们是海豚科江豚属下面的两个不同物种。我们深圳的海里面哪个地方可以看到这些可爱的海豚呢?一起来看看深圳的地图。

深圳是一个东西狭长的城市,中间是主城区,也就是我们比较熟悉的粤海街道。在主城区的中间,有华为等企业,再下面一点的位置是香港。香港把深圳的海域分成了东西两个部分,东边是大亚湾和大鹏湾,大家看到颜色更蓝的地方是江豚生活的地方;而西边是珠江口,珠江口的颜色比较淡一点,因为有淡水出来,所以这里生活着我们国家最大的中华白海豚种群。这块地方自古以来就很繁忙,很多船只来来往往。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我在深圳的地方志《新安县志》上看到过,深圳海域里大型鲸鱼记录出现在物产鳞部的第一条第一个章节中,说明当时鲸鱼在深圳海域里应该是很常见的。中国古人对动物的分类方法很有意思,在古文中,动物都叫做虫。武松打虎打的是大虫,家里来了一条蛇叫长虫,古人根据动物身上长的毛发不同,分成了五个类别:第一种毛虫,就是老虎、狗、猫;第二种羽虫,鸟类、鸡、鸭、鹅、老鹰,身上长羽毛的就是羽虫;第三种鳞类是身上长鳞片的鱼,古人把鲸鱼分到了鳞部里面,说明古人并没有近距离的看过鲸鱼,他们只是在海上远远的看一眼,因为鲸鱼是没有鳞片的;第四种是介虫,介虫就是我们吃的大闸蟹、北极甜虾,身上带壳的;最后一个是倮虫,倮虫身上什么都不长,娃娃鱼、青蛙、蛤蟆、蚯蚓这些都属于倮虫。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那人类属于什么呢?因为人类身上跟蚯蚓一样,古人把人类也划到了倮虫里面,这显然不科学。人类怎么可以跟蚯蚓在一个类别里面?我们再来看看《新安县志》中的鲸鱼是哪种鲸鱼。据记载,鲸鱼很大,身上长了牡蛎和螺类,其实古人在这里又犯了一个错误,长在鲸鱼身上的不是螺类,而是另外一种动物——藤壶。藤壶特别喜欢长在两种鲸鱼的身上,大翅鲸和灰鲸。灰鲸比较温顺老实,它在海里面不会跳出来;但是大翅鲸不一样,大翅鲸会从海里突然跳出来。《新安县志》上讲它峍屼如山,从海里面跳出来的时候像一座小山一样雄伟,所以我们能够确定,大翅鲸就是以前深圳海域里面经常出现的鲸鱼。但是我们现在的海域里面已经看不到这种鲸鱼了,因为我们的海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帆船时代结束了。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现在是机械动力的时代,帆船变成了大型轮船,海洋里面有很多马达的噪音,还有飞速旋转的螺旋桨,这些对鲸鱼都不友好。更糟糕的是,海里面出现很多的拖网渔船,它的网眼比一个硬币大不了多少,而一张大的拖网有几公里长,这样的网下去别说是鱼,蟑螂都逃不出去。在这样的海域里面,大型的鲸鱼游过来不是被船撞死就是饿死。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2017年,海里来了一条抹香鲸,渔民发现时就给我们潜水员打电话,说有一条抹香鲸身上缠了很多渔网,让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办法,于是我们马上就带了装备和潜水刀去现场。这个事情当时很多媒体来报道,整个城市都在关注这头抹香鲸的命运,这里我放一段当时我们水下的视频,因为割渔网的潜水员忙着割渔网,不知道他身上绑了摄像头,所以拍出来的镜头比较凌乱,但大家能感受到水下的那种紧张的气氛。渔网割完之后,我们本以为它会游到深海去,但是它还在原地打转,我们感觉到这个鲸鱼可能有点问题,所以即刻决定给它打针。鲸鱼没有臀部,我们就给它的背鳍打针,针头很长往里推非常费劲,好不容易打完了针,也没有发现好转。三天之后我们发现它已经没有呼吸了。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在解剖鲸鱼期间,我们发现了两个情况。第一,在它的肠道和胃里没有一点食物,是空的,这说明它至少有一个星期没有吃东西了;第二,我们在它的子宫里发现了一头已经成型的两米长的小抹香鲸胎儿,如果再坚持几个月,它就能生下来,可惜没有等到那一天。所以渔网是造成它死亡的原因,我推演了它在碰到渔网之前发生的事情:三月正是抹香鲸从温暖的南方海域往北洄游的时候,雌性的抹香鲸会一起生活,怀孕的抹香鲸还会受到多一些照顾,但是在往北游的时候,这头抹香鲸可能正好被渔网缠住。动物界比较残酷的是,群体不会因为成员被缠住就停下来等,况且它们没有刀没有工具,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当其它成员继续北上时它就被困在这,再加上我们海域里没有多少食物给它,而它怀孕的时候对营养的需求又比较高,我们发现它的时候,饿了七天的它已经奄奄一息了。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除了渔网之外,螺旋桨也会对鲸鱼造成非常大的杀伤力。我曾在海里见过一头江豚的尸体,它身上有三道非常非常深的伤口是被螺旋桨划伤的,但是伤势还不足以致命。我们解剖时发现鲸鱼的气道和肺里面有很多积水,所以我们推断它是被螺旋桨撞击引发昏厥,或是因为恐慌而在海里面呛水最后被淹死。大家一定很惊奇,是的,江豚也会被淹死。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还有一个很难理解的情况。这是一件海边常见的女士泳衣,我们经常会遇到去海边游泳时忘记带泳衣的情况。海边小店买泳衣很便宜,有的人嫌它湿乎乎的不好带,于是用完就把它放在沙滩上,而海浪会把泳衣重新带到海里,并把泳衣覆盖在海底的珊瑚上面。我看到的这件泳衣盖在了一块非常大的石珊瑚上,当我把它拿开时,下面的石珊瑚已经白化了。这么大一块珊瑚大概要生长七八年的时间,但是毁灭它只需要一件20块钱的游泳衣。每当看到这种事情,我都会感到非常无助,石珊瑚、江豚和抹香鲸都是国家保护动物,如果有人去伤害它们是要负刑事责任的。但是在刚才我讲的那个三个例子,我们没法去追究,我们连责任人在哪都不知道,他们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这让我想起来犹太裔的哲学家阿伦特提过的概念——平庸之恶。这是指在某一种思想意识形态下,人作为个体因为缺少独立思考的能力而犯下的一些无法追究责任的罪,当然阿伦特讲的这个主要针对纳粹时期的德国普通人。我想把这个概念引用到我们自然保护的领域里面来,因为自然保护领域里也有很多人因为不懂而犯了很多错误。

与此同时,我还要说另外一个概念,在经济学中叫“公地悲剧”,是英国的经济学家哈丁在1968年的时候提出来的。他当时设想了一个模型,很多人在一片草地上放羊,但每一个牧羊人不考虑草场的承载能力从而不断地增加自己羊群的数量,每个人都想获得更多,最后草场退化导致所有羊都吃不到草。其实我们的海洋现在也面临这样的窘境,大家都认为海洋是广袤无际的,资源是用之不竭的,往海里面扔一张渔网、扔一件游泳衣也不能怎么样。所以那个渔民、在海里游泳的女士、开摩托艇的驾驶员完全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这样的情况需要改变,我们需要责任心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生长起来。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去年,我在海边建了一个图书馆,就建在我海边房子的一楼,我希望用图书馆的形式传播海洋知识,让很多不了解海洋的人懂得一些常识。另外我们也在对抗海洋垃圾,我们潜水员下海去把海里的垃圾捞上来。这里我要分享一个小故事:在海洋垃圾基地旁边有一个游艇码头,是当地人做的海洋观光旅游项目,本地人会通过坐船出海观光和捕鱼两个项目去招揽游客,游客捕到的鱼还能带回家,于是很多人愿意去参与这个旅游项目,但我们对用底拖网捕鱼的行为其实是非常排斥的。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大家看一下这是底拖网的图片,底拖网是在海底直接拖过去,所以对海底是有刮伤的,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粗暴的一种渔业方法。但是我们也不能说什么,因为这是他们谋生的手段,是他们的饭碗,所以我们平时互相挨在一起还能够维持和平共处。大概有四五年的时间,他们看着我们出海捞垃圾,我们看着他们出海去打渔,现在我发现情况慢慢有点变化。以前他们在海里拉网的时候拉到垃圾就再扔回去,因为他们要的是鱼;而现在,他们会把垃圾拉到船上再拿到岸上去处理掉,这就是其中一个变化。

DIGIX TALK白小刺:海洋保育是一种公民责任的回归

图片里的人是船工阿良,有一次拉网时,他拉上一条很大的魔鬼鱼,大概有六七十斤。游客高兴的要把魔鬼鱼带走,阿良说这个是海洋保护动物不能带走需要放生,游客不同意就起了争执,最后阿良说他出一百元把魔鬼鱼买下来,游客这才同意。你们知道阿良一个月工资是多少吗?四千。就是这样一位只有四千元工资的船工,他愿意拿出一百元来买下游客手中的鱼,我觉得这就是改变。还记得我刚才讲过的“平庸之恶”和“公地悲剧”吗?其实在跟阿良交流之前,我对海洋的退化是有一点悲观的,因为我觉得海洋的退化就像一辆刹车失灵、方向盘也失灵的火车,正在往前划却怎么刹也刹不住。但是最近几年,我身边像阿良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我感觉有人在跟我一起踩刹车,他们的做法让我感觉事情开始有了变化。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海洋保育行列中来,海洋保育一定会成为每个人心中的责任,我相信好的事情就在前方。

谢谢大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